文章列表
额其亭曰:芸樵亭
2018-07-07 07:5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但到了4月,湘督谭延闿却向蒋翊武后人解释修墓铸像限制案,蒋翊武后人并未以此为杵,反认同谭延闿提出的黄兴、蔡锷两公国葬,蒋公只是迁葬,不宜铸像等理由,后蒋翊武墓前遂不铸蒋公铜像,改建供游人休憩的凉亭。

而反观山上当年所铸造的名人铜像,不料先后因历史、社会的变迁竟无从寻觅,这是历史的悲哀与世事的无常,可为一叹。(文/任大猛 图/徐晖铭)

当然,当年长沙城街道狭窄,建筑密集,而政府财源匮乏,经济拮据,想在城市中心大拆大建,辟出大广场来,不太现实。谭都督的想法,显然有些理想化。

回望长沙城那些名人雕像

有长沙市民在《华夏地理》等杂志吐槽,认为司门口这尊黄兴铜像不够威武,似乎还只是形似,不能表现他们心中想象的那个勇猛、勃发、不屈的大英雄黄兴的形象。他们认为这尊站在黄兴路与解放路之间的黄兴铜像,似乎略显落寞和疲惫。

他们三人,仅仅只是湖南区域内的民国烈士。其中焦达峰、陈作新领导了1911年10月22日湖南辛亥革命推翻满清政府的长沙起义,焦达峰、陈作新即于长沙起义成功当天被推举为湖南军政府正、副都督。杨任则是焦达峰和陈作新任命、派往常德进行招抚的西路招讨使。在焦达峰、陈作新任正、副都督的湖南军政府成立十天后,有留日经历的湖南海归派军官梅馨认为焦达峰和陈作新资历和名望甚浅,不能有效领导湖南军政大权,且可能贻祸于湖湘,遂发动乱兵起事,将陈作新刺杀于北门外铁佛寺旁(即今二马路)、焦达峰则被杀害于都督府(即今市青少年宫)内。

当年,再度成为湖南都督的谭延闿坚持认为,国人的英雄崇拜应当与先进国家接轨,接轨的办法,就是在湖南省垣长沙城内,辟一大广场,广场中竖立一尊意气风发、横刀立马的黄兴铜像。

又一村内,并未立起何键的铜像,但何键毕竟在他当省主席的任内建筑了一座芸樵亭,引起一些人评介其缺乏自知之明的讥议。可见自己为自己修亭、立碑、铸像,不可不万分谨慎。

即将拟任的营产经理处处长刘建藩已为这座未来的公园,勘定了两处地点:一在北门外桂花井,一在浏阳门回西渡。将来兴工建筑,即在此二处中选择一处。北门外地点系高等工业学校去岁承买为校址者,现在该校拟迁岳麓山,故以该地出卖。该地约宽1900余方,交通便利,堪筑公园,惟缺池塘等水景。浏阳门外回西渡,则水景甚好,但建筑颇难。将来果择何处,须俟刘君建藩奉到委任状后,方能决定。

1937年5月10日至6月6日间,已成为民众国术俱乐部的旧督署内,举办了粤湘鄂赣四省特展会。《湖南国民日报》在此期间,回顾了旧督署的历史,即谈到1930年,红军攻打长沙,旧督署内旧日的所有的歌台楼榭、雕梁画栋,都荡然无存,剩下的是一片瓦砾灰堆,横尸蔓草。

不知不觉,在十年间,这座铜像已深深融入长沙市民心中。

文史作者通常认为,青少年宫内现存最大的古亭,是建成于清乾隆年间的御笔亭。苏时松在《青少年宫现址历史沿革》一文中就称:俱乐部东南,原有前巡署仅存之三亭其中古式建筑之一亭,装置玻璃格门,据老人云,原系御碑亭,已将御碑移置亭外,改竖何键戎装石像,额其亭曰:芸樵亭,亦林森亲笔所书。芸樵,何键之别号也。

[page]

今中山路旁的长沙市青少年宫,民国中期为湖南民众国术俱乐部。俱乐部东南至今仍保存有三个古亭,亭前今人所撰的碑文介绍说,这三个古亭建于清代,为双清亭、丰乐亭等。

根据湖湘旧报记载,今青少年宫内的三个古亭,确如已故的湖南省文史馆荣誉馆长陈云章所言,这些亭子建于1936年至1937年间,系典型的民国建筑。这三个亭子,分别名为芸樵亭、集贤亭等,而并非双清亭、丰乐亭、澄湘亭,更非御笔亭。1937年《力报》刊有樵子所作《与民同乐之民众俱乐部巡礼》称:(戏院)对面的集贤亭,正在建筑之中,不久即可落成,他日刊上吾湘昔贤于此亭,使游人有一种见贤思齐的观念,其用意可谓善矣。挨此左方的小假山上,有一座凉亭,也是去年建筑的,以前听说长沙市民想在这山上铸一座何主席的铜像,以表景仰,不知后来竟成传说,记者至今犹深引为憾,大概以后总会实现吧!

随后被强迫推举为新湖南都督的是湖南名流、年轻议长的谭延闿,为平息已经激化的各方矛盾,除厚葬焦达峰、陈作新于岳麓山外,还在民国成立后,将收归公有的小吴门曾国藩祠辟建为湖南烈士祠,同时委派军医处处长黄昌浚以15000银元,向日本一家公司订购铸造焦达峰、陈作新、杨任三烈士铜像。1913年3月三尊烈士铜像运至长沙,先陈列在大西门河边,随后运湖南烈士祠内,供人凭瞻。烈士祠内,此前已祀有从谭嗣同、唐才常、林圭、陈天华、禹之谟,到焦达峰、陈作新、杨任等烈士的遗像,但烈士铜像的展示,在湖南确实是第一次。

[page]

此后,长沙数家报纸出现对前任湖南省主席何键表达不满的文字。易君左主持的《湖南国民日报》副刊,设置意见箱一栏,读者章子华、傅定祥、陈万宝等即投稿该栏目,要求政府废除芸樵亭。

蒋翊武墓旁修建的这座凉亭,后被命名为蒋公亭。至今该凉亭仍保留在岳麓山登山柏油马路旁,文革期间,该亭一度因蒋公二字怕引起误会而改称半山亭,今已恢复蒋翊武亭旧名。

芸樵亭到底里面有些什么东西。黎澍在其《早岁》一书中既表达了对复古、守旧、顽固的前湖南省主席何键的不满,同时又描述道:长沙又一村有个小公园,他(指何键)在里面修了一座芸樵亭(芸樵为何键别号),这芸樵亭从来不开门让游人进去观赏。从窗外看去,里面空无所有,只是四壁挂有他亲笔正楷抄写的全部《论语》而已。

《力报》记者樵子所称的传说,其实一直没能实现。数月后,中国全面抗战爆发,1937年11月何键去职,张治中于11月20日任湖南省政府主席,27日在长沙宣誓就职。

显然,黄兴铜像已成为市民心中一张珍贵的文化名片、一处重要的文化坐标

焦达峰、陈作新、杨任三烈士,显然不像黄兴、蔡锷具有全国、甚至是在东亚地区的巨大影响力。

在1915年袁世凯恢复帝制期间,被没收的清代功臣曾国藩祠,按政策规定退还给了曾氏后人。湖南烈士祠和焦达峰等三人铜像只得另觅去处,最终搬到了北门外吊桥边狭窄的关帝庙内。原关庙内的关公等神像则移往今长沙市一医院旁的局关祠。

为安抚伤亡将士,赵恒惕重修湖南烈士祠,并于1921年10月举行湘省援鄂追悼大会,烈士祠门首贴对联云:出师未捷身先死,湘水无情吊岂知。

此说引起共鸣,随后,不少读者投书报社,建议将民众国术俱乐部中的芸樵亭改为中正亭,因当时蒋介石正领导全国抗战;有的主张改为湖南革命先烈亭;部分读者认为应就当前抗战形势,改为台儿庄成仁烈士纪念亭等。

张敬尧督湘时期,在北门外湖南烈士祠西边另辟宽大的关岳庙,反衬出当年湖南烈士祠的极度冷清。张敬尧被赶走不久,赵恒惕执掌湘政,倡导联省自治,并应湖北省民党李书城请求,率部援助湖北省自治,初战告捷,但最后却被北洋军阀吴佩孚打得大败,湘军死伤无数、沮丧而归。

当然,湖南烈士祠最引人关注的古迹,还有一方上有白纹、成梅树形的古梅花石,号称枯树一枝梅。但总体而言,北门外的湖南烈士祠气氛沉郁,且僻处城北,一般人并不愿进祠瞻望,较为冷清。因此,焦达峰、陈作新等烈士遗属不断向政府提出请求,想将烈士铜像移回热闹的中山路曾公祠前坪,或竖立在他们牺牲之处,然而他们的请求总被有关部门找理由推脱。1937年2月,因城北失火,北门外湖南烈士祠化为焦土,焦达峰等三人铜像也一度被任意委弃沟渠,可谓凄凉。等湖南烈士祠稍稍修复,第二年冬天,长沙又遭遇了全城被焚的文夕大火。不过在1947年前后,湖南省主席王东原曾命人将焦达峰等人铜像修复,并将三人铜像竖立在湖南烈士祠西边门首,并用木栅栏进行保护,差堪令人欣慰。

回望近现代史,长沙岳麓山黄兴墓前,就曾由北洋政府拨款、铸造过一尊充满英雄之气的佩剑黄兴铜像。

陈伯勋先生在《长沙市北区文史资料》第一辑《湖南烈士祠史话》一文中称:1966年席卷全国的文革爆发,破四旧盛行,相关部门特将焦达峰、陈作新、杨任三人铜像运往岳麓山,准备安放于焦达峰、陈作新等墓前。正当三尊铜像运至岳麓山白鹤泉前坪时,被红卫兵发现,认为这是四旧,用锄头砸碎,作废铜运往冶炼厂回炉。民国时期,长沙最早的铜像最终没能逃过浩劫。

长沙市青少年宫内这一古亭,过去的长沙史家认为系建于清代的御笔亭或丰乐亭,其实清代古亭早已毁于兵燹。这是在何键统治湖南后期所建的芸樵亭。原亭装有玻璃格门,里面则藏有何键所书的《论语》。1938年初,反感何键的人纷纷致书《湖南国民日报》,要求将此亭改名。

其实,在97年前,即1917年初,黄兴即将国葬岳麓山上时,湖南都督兼省长谭延闿曾提出他想要在长沙辟一广场,铸一座他心目中的黄兴铜像。

其实,这是焦、陈两烈士的后人借烈士祠名义,提出的请求。不过,湖南省府再一次以现值财政困难,特令暂从缓办进行推脱。直到1966年,焦达峰、陈作新、杨任这三尊铜像搬上岳麓山。此前这三尊铜像多半时间就投闲置散于湘春路北的湖南烈士祠中。

[page]

四、蒋翊武后人提出,不铸蒋公铜像改建凉亭

长沙市北区政协文史委委员陈伯勋撰文称:他在1921年的追悼会中,被指派担任布置花卉、扎生花牌坊等工作。他看到在烈士祠正殿内祀有从辛亥革命以来烈士的牌位,两壁悬挂1922年湘鄂战争炮火横飞、血肉狼藉的战争惨状图数幅,观之令人毛骨悚然,殿两侧廊房则悬挂自晚清维新变法以来,直到湘鄂战争的湖南烈士遗像,共计250余幅。此外烈士遗物、遗著,刊载事迹的报刊,均用宝笼陈列于殿中。而在大殿外的前坪花圃中,则竖立有焦达峰、陈作新、杨任三尊威武雄壮的铜像,像座高达3米,三烈士着军服、佩指挥刀。

三、民众国术俱乐部内铸立何键塑像,其实只是个传说

其实,在那疯狂年代,岂止名人铜像被毁,名胜文物一样难以保全。火宫殿前坪原有一铸造于明代万历五年、有扮桶大的大铜鼎,文革初年竟被江西某县一拖拉机厂拖去,化为铜水,制成拖拉机配件。这样的荒唐事当年并不鲜见。

我不知苏时松所说的老人是谁。但我曾听老于掌故的黄曾甫和陈云章先生分别告知:1930年,红军攻打长沙,撤出长沙后,他们两人都曾分别到旧督署一带去观看火烧后的市景,他们发现又一村原旧督署内一片瓦砾废墟,烧得干干净净。陈云章并称,青少年宫内的三个亭子,其实都建于红军攻打长沙后、文夕大火前。他声称,从来不知青少年宫内有什么清代所建古亭保留。

民国时期,坐落在湖南烈士祠前坪(原址在今湘春路复地昆玉楼盘前)的焦达峰、陈作新、杨任三烈士铜像(今无)。这三尊铜像为民国长沙城内首次出现的纪念铜像。(草草供图)

傅定祥认为:大凡建像、建碑、建亭,必其人丰功伟烈,有益于国,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一隅,方为无愧。

1935年3月4日《湖南国民日报》上再次刊载一条新闻:湖南烈士祠呈称,请政府将焦达峰烈士铜像迁建于旧督署中山亭前,陈作新烈士铜像迁建于北门口烈士祠前。

一、97年前,谭延闿曾想竖起横刀立马的黄兴雕像

二、烈士后人想把焦达峰铜像立在中山亭前

当然,黄兴、蔡锷公园最后并未建成,城市中的黄兴和蔡锷雕像也成泡影。因为,就在谭延闿等人想要开启湖南建设计划之时,湖南政局发生重要变化,北洋政府任命军阀傅良佐就任湘督,不久南北军阀在湖南境内重新开战,湖南又开始陷入战争的痛苦之中。直到2004年,城区内的黄兴铜像才在步行街司门口出现,也就是现在刚刚搬迁的那尊铜像。

传说,民国时期长沙城内还有一尊令人瞩目的铜像,这就是何键为自己所铸的立在又一村民众国术俱乐部芸樵亭的铜像。

矗立长沙市司门口已达十年之久的黄兴铜像,在上周五忽然不见了。一些市民在微博和微信上吐槽,表达他们的失落和不解。相关部门马上解释,铜像已于当天凌晨搬迁,只是暂时迁出黄兴路步行街口。等地铁1号线相关工程完成,黄兴铜像仍将归来,回到长沙最繁华热闹的街口,回到人来人往的闹市之中。

其实,民国时期,最早出现在长沙城内的名人雕像是焦达峰、陈作新、杨任三烈士的铜像。

早在1917年初,在黄兴和蔡锷即将进行国葬期间,湖南省议会援引议会制定的规定,建议援引黄兴、蔡锷二公之例,于矿务余利项下拨付银元12000元为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主要领导者蒋翊武烈士修墓铸像,并在1917年1月17日长沙《大公报》公布这一消息。

当然,旧时在岳麓山顶的黄兴墓前确实曾经竖立起一尊巨大的黄兴铜像。在长沙,只要小时候去过岳麓山、上了60岁的老长沙人,大多记得岳麓山的这尊铜像。那尊黄兴铜像,戎装佩剑,似乎比司门口的铜像还要高大威武,可惜早已和蔡锷墓前的蔡锷铜像一道毁于文革了。湘春路一位姓罗的娭毑告诉我。

上周五从司门口暂时迁走的黄兴铜像,设立于2004年,因纪念黄兴诞辰130周年而立。

谭都督认为,黄公克强(即黄兴),乃南楚雄才、东亚巨子。清末以来,身经百战,手造共和,且其频年为国宣劳,家无寸积,孤愤清操,尤为人所难能。全湘人士追念元勋,同深哀悼,为他在城区广场立一英雄铜像,实在应该,这是仿效美法先进共和施行之先例,参照英日崇拜伟人之办法,既可以使英雄伟业垂之久远,亦可让英雄精神于潜移默化中影响国民。

现实的做法是1917年8月6日湖南省议会议决的方案:即拨款10万元,在长沙城外,建筑一处黄兴、蔡锷公园,并在公园中竖立雕像。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z-w.cn天空彩天下彩,456228,香港马会刘伯温资料版权所有